头条新闻 

昨天上午

网上预约办证功能升级。申请人办理多种证件可进行合并预约,自由选择办证时间、办证地点,并享受专窗受理、快速办证的高效服务。 1年内再次办证可无需照相。对年满16周岁(含)以上申请人来出入境管理部门办理出入境证件采集数码相片后,再次办理证件的,...[查看全文]

优化知识 当前位置 :主页 > 优化知识 >

调解不了

* 来源 :http://www.2ice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1-18 15:40 * 浏览 :

提起刘玲,胥国民则称苦不堪言:我已经快被她折磨得崩溃,离婚是为了解脱。

“当初结婚时,我和家人反复问他,说我比他大8岁,又没有工作,以后不要嫌弃。他说,以后大家都会老的。”刘玲说,如今,胥国民也起诉要和自己离婚,是忘了当初的承诺,嫌弃自己老了,也只有靠低保生活。

对于期间胥国民为何不支付扶养费,刘玲解释,自己曾找过他,但多次被拒。

刘玲称,自己和出生于1963年的胥国民,于2005年9月8日在眉山登记结婚,系夫妻关系,现胥国民不愿意与自己共同生活,自己已年过60岁,双眼视力差,无劳动能力,无生活来源,靠低保艰难维持基本生活。胥国民在蹬三轮车,有拆迁安置补偿款,每月有生活来源,但拒不支付自己生活费,不对自己尽扶养义务,请求依法判决胥某某每月支付扶养费1000元。

北京盈科(成都)律师事务所权益高级合伙人张承凤律师表示,夫妻之间有互相扶养义务,和子女赡养在法律上没有先后顺序。在离婚上,就是看夫妻之间感情是否破裂,法院先可以做调解,调解不了,法院就会审查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来作出判决,至于会不会给一次性经济帮助,法院会综合婚姻破裂的原因、结婚时间等考虑。

王新年表示,《婚姻法》中明确规定,夫妻之间有互相扶养的义务,哪一方在经济、疾病等方面更困难,另一方的扶养责任就更重一些。子女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,这和夫妻之间的扶养义务不冲突,两者是并行的。关于离婚,如果夫妻感情破裂,法律上是允许的,多年分居在司法实践中会作为考量夫妻感情是否已破裂的一个因素。(刘玲系化名)

“她可能知道我2013年地震房屋有10多万的补偿,又想惦记我的钱。”说到此处,胥国民情绪激动,泪水滑落。“这些钱有的还了当初的债,有的我生病吃了药,我自己的债现在都没有还清,她以为我还有钱。”

2016年,快53岁的胥国民从成都回到眉山市,在一家工厂当保安,每月工资1000多元,刘玲的生活和胥国民又有了交集。

尽管61岁,但刘玲话语中气十足。她称,自己系再婚,婚后至2009年,因性格不合等,2009年,自己与胥国民分居,期间靠打零工为生,如今儿子有病,自己年纪大了,无法务工,只有靠低保等生活,才选择起诉。

再有5个多月,刘玲就将年满62岁了,按理说,她早该安享天伦之乐,但如今,她却将53岁的丈夫胥国民告上法庭,要求其每月支付自己1000元的扶养费。

得知自己被起诉要求支付扶养费,一番询问后,胥国民选择起诉与刘玲离婚。“年轻的女人骗人,年纪大的女人也骗人,她(刘玲)满口谎言,我被折磨得不行了,举目无亲,离婚了我好解脱。”对此说法,刘玲却不予认可。

在四川新念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新年律师看来,此事在老龄化下的扶养问题上具有典型意义。两人如今一个年过五旬,一个年过六旬,本该是白头偕老,但不曾想发生这样的情况,随着老龄化加剧,老年夫妻的扶养问题值得关注。

张承凤律师提醒,时代在变化,人们越来越追求自我的幸福,再婚离婚率更高,特别是老年人。因为老年人再婚后,固有的性格、习惯和观点等都很难改变,双方如果在协调、包容上的能力不够的话,合拍的可能性越来越小,离婚率就更高。

后来,胥国民结识了正在做保健品生意的刘玲,考虑到刘玲当时年龄已50岁,想踏踏实实过日子的胥国民选择在2005年9月第一次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“后来,她就想着法子用我的钱,从2005年到2009年,我因为她的保健品生意,给家人借了不少钱。”胥国民称,刘玲和自己结婚就是为了自己的钱。“后来她看我没有钱了,就搬了出去,我在成都打工期间,她还制作了假的房产证等领取了我的房屋补助款等。”

今年53岁的胥国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。他说,自己从外地到彭山后,以蹬三轮车为生,曾被一个30多岁的女人骗过。

上一篇:去年5月31日和今年2月1日起 下一篇:没有了